加入收藏 | 返回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他山之石 / 观点交流
慕课的技术哲学审思
浏览次数:2751作者: 网站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7-01-26

慕课的技术哲学审思

张传燧 洪志祥

摘要:近年来,慕课如同一股巨浪迅速席卷全球,已然成为了新世纪教育的重要生长点。慕课到底将对课程教学带来哪些冲击和变化?我们到底如何从教育变革发展的角度去看待慕课?如何把握慕课与课程教学和人的发展的关系?也许,从哲学角度对技术的历史发展、技术的本质、技术的价值、技术与社会以及技术与人类发展等问题进行了全面深入理论探讨的技术哲学,会为我们深入而本质地认识和把握慕课提供科学而系统的理论框架。从技术哲学角度对慕课的本质观、认识观、价值观、实践观、审美观进行全面探讨,有利于更好把握信息技术发展与教学的关系。

关键词:慕课;技术哲学;课程;技术;教学

作者简介:张传燧,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洪志祥,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硕士生

 

    MOOC(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即“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中国音译为“慕课”。近年来,慕课宛如“数字海啸”在国内外教育界掀起了巨浪。乔治亚理工学院校长George P.Peterson认为:“慕课预示着教育领域有发生颠覆性革命的可能性”,更有支持者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传统大学将不复存在。”[1]国内社会各界都对慕课给予了密切关注,有的将其看成“校园的海啸”或“传统大学的终结”,有的认为是“电影教学的翻版”。到底怎样看待“慕课”?技术哲学也许为我们正确认识慕课提供了独特的理论框架。从技术哲学角度,我们能够更正确地认识和把握慕课的实质以及信息技术发展与教学及其教学中的人的关系。[2]

  一、慕课的本质观:教育信息化,技术融入教学

  对于慕课的本质,可以从教育技术发展和课程本质的双重角度加以认识和把握。

  研究表明,人类教育技术的发展大致经历了五个阶段,如表l所示。

    表1  教育技术发展历程[3]

   发展阶段        技术发展形式      知识呈现方式        教育教学方式
  第一阶段   石器时代、木器时代  动作、语言   耳提面授、示范模仿
  第二阶段   金属时代、文字发明  甲骨文、钟鼓文、丝帛文、简牍文   文字书籍,书写纪录
  第三阶段   纸和印刷术 纸质书籍   黑板粉笔,讲授诵读
  第四阶段   电气化时代  幻灯、电影、录音、胶片   声、光、电等有形手段和方式
  第五阶段   信息化(数字化)时代  电视、多媒体、软件、网络、数字信息、远程传输

  远程教育、电子课程、电子平台、知识电视、虚拟课堂、

虚拟学校、云课程、慕课、软件和数据创造互动教育“空间”

    作为教育技术发展到信息技术阶段的产物,慕课充分利用了多媒体技术,企图通过互联网构建一个大规模的、开放的在线教育王国。同时,它作为一种新的教学形式,本质上还是属于网络课程范畴,是信息技术与教育的结合,与以往的媒体教学有相同的本质属性,也遵循相同的成长规律。

    但要从根本上审理慕课的本质,更好地理解、把握与应用慕课,至少要能够回答以下四个基本问题:慕课是什么,慕课能做什么,慕课应当做什么,希望慕课做什么。这就必须从课程本质角度去加以审视。课程的本质,简单而言,就是知识、过程(方法)、标准的集成。关于慕课是什么,前文已有相关论述,简言之,慕课即课程,或曰“网络化课程”。但它与传统课程显著不同的是其集成化、可视化和可操作化以及“课程”与“教学”的融合化、一体化。关于慕课能做什么,由于慕课是基于互联网的新型课程教学形式,具有规模大、开放性、网络化、个性化、适时化和参与性等内在特征,学习者可以随时随地轻松地获取自己需要的课程,并和有相同兴趣爱好的同学适时进行交流互动,满足自我提升的需要。关于慕课应该做什么,毫无疑问,它应当始终坚持其教育教学的本质属性,在教育体系的建构中必须树立技术为教育服务的基本理念,才能实现其育人功能。联合信息系统委员会大卫·克诺汉指出,传统课堂学习和在线视频学习很大的不同之处在于,在线学习需要学生有很强的自学管理和交流探索的能力,慕课应该加强学生这方面能力的培养,而不是简单地传递课程知识。[41“慕课”是在教育全球化背景下诞生的,希望可以建立一个开放、多元、共享的教育平台,促进优质教育资源在全球范围内分配更加合理,有针对性地解决教育公平问题。

二、慕课的认识观:教育为体,技术为用

    基于对慕课本质的把握,可得出以下几点认识:第一,慕课是一种课程教学形式;第二,慕课既有优势也存在不足;第三,慕课始终姓“教”。慕课首先是一系列相关课程的网络集成,但与传统静态课程不同,它通过动态的视频形式不仅呈现知识而且将知识的展开亦即课程的形式呈现出来,从而实现了课程——教学的一体化,所以它是一种新的课程教学形式,是新型技术(特别是网络技术)和教育结合的产物。

    在哲学实体思维视域下,慕课是技术与教育的结合,是利用技术优化教育的途径和过程,强调的是技术服务于教育,并秉持着“教育为体,技术为用”的信念。在关系思维视域下,慕课是其所包含的技术融入到教育过程中并与具体的课程教学活动不断整合而成为教育培养人的一种新型工具和手段,因而技术和教育不是“利用”与“改造”的关系,而是“我一你”的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依存。

    但慕课既有优势也存在天然不足。比尔·盖茨先生曾在2012年大胆预言:“五年后,通过互联网人们可以轻松获取世界上最好的课程,并且课程的质量是任何一个单独大学提供的课程所不能比拟的。”特龙教授甚至预言:“五十年后,从事高等教育的学校将所剩无几,最多不超过十所。”[5] Na-than Harden也认为:“学校消失是必然的,在学校消失前将会出现为数不多的超级大学。”[6]计算机学科学者更鼓吹MOOC的神奇功能,对其未来发展充满美好的期待。[7]然而,伴随着慕课平台的正式运营,在线课程日渐丰富和学生数量急剧增多迅速暴露了其教学质量危机。从在线课程的提供者(学校)和课程的接受者(学生)的角度对比慕课与传统高等教育的优势与不足,得出表2所示信息。

表2慕课的优势与不足

 慕课的优势

 学生

 没有先修条件;没有规模限制;开放自由;学费低廉;学生主导

 学校

 低成本;产生巨量学习任务;完成学校使命,提升学校名望

 慕课的不足

 学生

 师生互动缺乏;没有学分认证;学术诚信问题;学业评价问题;高注册率,低完成率

 学校

 没有先修条件;学术诚信问题;质量评价问题;运营管理问题

 

    慕课有其自身的优势,但是也有其不足,如虽然学生可以自由选择自己需要的课程,可是课程完成率很低,这也是新型教学形式下教师主导性缺失的体现。教师不再是课堂的主导者,学生的主体性得到了充分体现,可正是这种“教师的空场”导致了学生缺少监管和引导,进而出现了慕课的高注册率与低完成率等弊端。且不去讨论传统课堂教学和慕课教学哪种上课方式更好,应该要明确的是技术对教育的最大作用应该是让学生沉浸于一种技术中介的环境,利用技术却感觉不到技术的存在,从而专注于“学习”及其发展而非“技术”手段本身。慕课,这一场以技术转移为核心的教育变革,最终应回归到应用技术提升教与学的质量上、促进人的发展本身上。[8]慕课,始终应姓“教”而不应姓“技”

 三、慕课的价值观:价值理性是道,工具理性是器

  关于慕课的价值,应当处理好以下三层关系:第一,价值理性与工具理性的关系;第二,梦想与现实的关系;第三,多种价值整合的关系。

  根据韦伯的论述,社会行为可以分成四种类型:价值合乎理性的、目的合乎理性的、习惯的和情绪的。前两者分别对应的是价值理性和工具理性。价值理性看重行为本身的价值,不计较手段和结果,而工具理性更多关注实现目的的手段是否效率最高、投入最小而回报最大。慕课的出现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于教育,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培养人,从出发点来看其目的是合乎理性的,但是在实际应用过程中如果过于强调其工具价值,甚至贬低传统教学形式,便会导致价值理性出现偏差。

    随着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慕课这种21世纪新兴课程教学形式的主要代表已经渗透到日常课程教学活动的方方面面。它利用新型互联网技术实现了无地域限制的互动式在线教学,使得很多教育相对落后地区的学生也可以在第一时间参与顶尖名校的课程,并通过发帖等形式和其他有相同爱好的同学进行交流,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全球教育资源的共享和教育公平,以致有些人据此认为“在不久的将来,传统大学将不复存在”。这如同当年随着新型技术如黑板、粉笔特别是后来的幻灯、电影、录音机、收音机、电视机、计算机等进入传统课堂教学,使课堂教学变得更加直观和高效,同样出现了很多类似于“传统大学消失论”的预言一样,譬如当电影进入教育领域时,爱迪生便预言:“书籍将从学校中消失,电影可以教授所有的人类知识,我们的学校系统将在未来10年内发生彻底的‘改变’”。[9]但时至今日爱迪生的预言也没有实现,电影在教学实践中发挥的作用非常小,基本的学校体系依然没有改变。反而是,人们在利用技术带来的便利的同时,常常不经意地陷入了技术理性无所不能的窘境中。海德格尔指出:“在技术时代,不是人控制技术而是使人完全束缚在技术的框架中,受技术的统治和支配,自觉不自觉地按照技术的需要去行动。人被技术从存在中异化了。”[10]

    当今时代,技术进步在教学中的运用越来越广泛,不断给教育教学带来极大的便利,新兴技术在教学中的运用越来越广泛和普及,可以说技术和教学已经相融相生,现代教学离不开技术的支持,现在课程教学理念和方式的变革也将推动技术的更新。现代课程教学在其活动过程展开的角度上讲,应当追求“四个更”,即更普遍、更全面、更有效、更迅捷地适应和促进人的发展。因此,现代课程教学既要想法挣脱工具理性所设置的“枷锁”,又要利用工具理性的实用价值;更应该站立于技术时代应有高度,在把握其价值理性的同时,运用人文的眼光全方位地审视和观照教学,发挥价值理性对工具理性的引领作用,更要坚持“价值理性是道,工具理性是器”的基本准则,实现两种价值理性的有机整合,才能准确把握住课程教学活动的目标,实现其促进生命成长的终极功能。

    慕课的出发点是人,行为者是人,其最终归宿在于育人而非造器。[11]

    四、慕课的实践观:技术改变教学,教学检验技术

  从时间角度,我们应当反思:教学技术热现象背后的原因是什么?慕课价值得以真正实现的条件是什么?慕课的变革及其走向是什么?其原因是人们对技术的运用及其效果过于理想化,激情有余而理性不足。每次新媒体或新技术参与到教学实践中,人们都对它抱有极大热情并充满了期待,每次也都会出现各式各样的热潮,但持续时间并不长,其产生韵效果也远低于人们的期待。[12]

表3  “教学技术热”现象   

起始时间

 “教学技术热”

    标 志 事 件

 20世纪初期

 教育电影预言

 教学电影进入教育领域后,爱迪生预言“书籍将从学校中消失,电影可以教授所有的人类知识”

 20世纪中期

 程序教学运动

 由斯金纳掀起的机器程序教学运动,主张把学习内容分解成许多小片段,制作成相应的小型教学材料

 20世纪后期

 教育广播电视

 教育电视因其高效、快捷、廉价等特性,满足了大众的教学需求,成为影响学校教育的最重要因素

 21世纪初期

 多媒体万能论

 移动互联网技术进入教育领域后,认为多媒体功能强大,可以解决教学中的一切问题

 

    慕课在本质上与以往的多媒体教学并无不同,其理想教学价值与实际教学价值也会存在差异。理想教学价值是指慕课或其他多媒体教学模式在理想的教学情境中呈现出来的最佳的教学效果。实际教学价值是慕课或其他多媒体教学模式在教学实践中所能产生的真实的教学效果。慕课的理想教学价值要充分实现,至少要满足以下几个条件:第一,需要有成熟的理论来指导;第二,需要有高素质的教师;第三,需要学生学习的主动性与能力;第四,还需要能准确评价学习结果。

    在具体实施过程中由于许多条件达不到,所以实际教学效果总是小于理论教学效果,有时相差会很大。特别是对于课程实施的主体师生来说更是这样。教师还停留于对技术的依恋和青睐,而没有进入到教育教学的层面,从而未能把握慕课的育人价值;学生缺乏强烈的自觉主动性和利用技术手段进行自主学习的能力,慕课的教育价值达成就无从谈起。现实中对技术的教育价值缺乏深度认识的教师和缺乏学习自主性的学生不在少数,而这绝不是光靠名师效应、教学设计、高科技教学设备等可以解决的。这种“无监管、大规模、隔空式”的教学方法直接导致了慕课最致命的两个缺点:“高注册率和低成功率”,以及教育质量低下。

    慕课处于不断发展与变革的动态过程中。2013年9月罗伯特·卢埃( Robert Lue)教授宣布哈佛大学正式进入“后慕课时代”,将提供小规模限制性在线课程(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简称SPOC)。[13]通俗地讲,SPOC就是一种学生规模在几十人左右,并且有入学限制的小型在线课程。阿曼多·福克斯教授支持该观点,认为SPOC有利于慕课潜在价值的发挥,同时可以弥补“大规模非限制”的不足,使优质课程资源可以更好地服务于小范围的班级用户群。但也有人认为,SPOC并无新意,甚至摒弃了慕课开放性、大规模等原则。[14]

    目前,慕课正处于其发展的初始阶段,方兴未艾。如果我们能够对慕课进行正确引导并加以完善,使之更适于教育领域,慕课有可能推动教育领域的真正变革。否则,它将不可能避免地如以往的“教学技术热”现象一样逐渐降温,步入“期待低谷期”。从电影教学逐步更替到慕课,教育技术形式本身始终处于一个不断发展与变革的动态过程中,我们既不可视慕课为洪水猛兽也不可视为灵丹妙药,慕课应在教学实践中成长,坚持把人作为教学的出发点,以培养完整的人为最终目标,才能不断完善发展而不被历史遗弃。

  五、慕课的审美观:教学是技术,更是艺术

    教学技术说的是教学的手段和方法,教学艺术说的是教学的水平和境界。教学不仅是技术的表达,更是艺术的追求。如何在技术与艺术之间保持张力,一直是教育家们探寻的课题。超越技术的局限而追逐艺术的境界一直是教育家们追求的目标。但技术的过度使用并不一定指向艺术,很可能走向反面,不仅不能使教学达成艺术的崇高境界,反而使其越来越僵硬化变得平庸和低俗。德国哲学家马尔库塞认为,技术使文化平庸化,使人类精神文化的载体如语言、艺术、文学等丧失了创造性、批判性、欣赏性,使人丧失掉了认知的乐趣、伦理的福祗和审美的生活方式。[15]慕课利用技术,成功地对教学过程进行预先设计、科学加工,以便快而多地向学生传递信息。作为教学主体的学生在某种意义上只是充当教学过程的一个环节和工具,教学过程的生动性、生成性、丰富性、创造性等几乎被程序性、控制性的教学活动所消解殆尽。慕课模式下,学生表面上是课程的选择者,是教学对象的主体,但实际上果真是这样吗?答案是“否”。教学技术的推崇和应用似乎已经导致了学生主体地位在教学技术及其应用过程中的“异化”。

    美是人类的永恒追求,技术在教学中的应用同样需要遵循美的规律,达成审美的崇高艺术境界。让教学追寻美的足迹,去感受、去发现、去创造美,这无疑是一趟饱受技术理性侵蚀的教学自我拯救之旅。审美性的教学尊重人的自由,并把自由视为人存在的最本质也是最基本的方式,是一种立足于培养整全人格和提升人之生命境界的活动。审美的教学并不排斥技术,而是反对将人物化为被加工的对象而纳入技术系统中,它更加关注技术使用的审美目的和意义。慕课在教学设计中倾向于通过一套相对稳定的程序,对教学内容进行预先加工,以期最高效地将最大量的信息传递给学生,教学技术便是如此。狭义的教学技术将课程内容视为需要传输的信息,而学习者被视为被动接受者,或信息容器。而教学艺术则倡导摒弃固定的教学程序,倾向于将人的本质特征作为教学的依据,使教学过程富有创造性和生成性,让学生在习得知识的同时,其感情、态度、价值观也在不断生成。不仅是慕课平台中,现实中同样存在教育工作者将技术视为信息传输竞赛中的利器的情况,他们渴望利用先进的技术手段将信息或知识最大量、最高效地传递给学生,全然忘记了技术只是教学的辅助工具,学生才是教学的主体,学生质的特征才是教学设计必须考虑的关键所在。在教学进入技术时代的今天,加速度的交通,快节奏的生活,爆炸式增加的知识,再提审美性的教学,希望关照到课程内容最初的存在——课程内容不只是一些用来认知的符号群,它应该是一种认知及意义的存在,正如教育不只应该有“教”更要有“育”。审美性的教学中的“美”并不是空洞的,更不是口号式的,要创造这种美,需强调“善假于物也”,真正做到借技术达到教学艺术的“成人之美”。

    慕课要做的不仅仅是用技术去优化教学认知的形式和过程,还应该从育人的角度去思考教学过程,使之成为充满人性和人情之美的教学艺术,进而真正实现对于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和提升人的精神境界的价值。慕课应摒弃“效率至上”的功利取向,回归到“圣化之功”的艺术层面,达成“艺术美”的审美境界。

参考文献:

[1]焦建利.MOOC:大学的机遇与挑战[J].中国教育网络,2013 (4): 21-23.

[2]付强,王爱菊.教学论视域下教学技术研究的问题省思[J].教育理论与实践,2012 (1): 61-64.

[3]张传燧.行走于传统与现代之间[M].长沙:湖南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 138.

[4]刘和海,刘舒予,朱丽兰.论“慕课”本质、内涵与价值[J].现代教育技术,2014  (12):5-10.

[5]伍民友,等.论MOOC及未来教育趋势[J].计算机教育,2013 (20).

[6]  Harden N.The End of the University as We Know It,  TheAmerican interest[ EB/OL].[2013  - 09  - 04]. http://www. theamericaninterest. com/article. cfm?  piece= 1352.[7]刘世清,李娜,成功MOOC的基本条件与应对策略[J].教育研究,2015  (1):123.

[8]吴国盛,技术与人文[J].北京社会科学,2001 (2):90 -97.

[9]刘世清,等.教育技术专业英语[M].北京:电子工业出版社,2008.

[10]海德格尔.海德格尔选集[M].上海:上海三联出

    版社,1996:  33 - 34.

[11]安涛,李艺.技术哲学视野下的教育技术理论图景

    [J].教育研究,2014 (4): 37 -42.

[12]刘世清,刘珍芳,王冬.论现代教学媒体的本质、发展规律与应用规律[J].电化教育研究,2005(8):14 -15.

[13] Sean Coughlan. Harvard Plans to Boldly Go with“Spocs”[EB/OL].[ 2013 - 09 - 24].http:// www.bbc. co. uk/news/business - 24166247.

[14]康叶钦,在线教育的“后MOOC时代”-SPOC解析[J].清华大学教育研究,2014 (2): 85 -93.[15]辛继湘,当教学进入技术时代:局限与超越[J].教育科学研究,2007 (9):14 -15.

选自《课程教学研究》2017年第1期